吴阿姨家人见状紧急送到区级医院,一边是病人家属焦急的等待

图片 1

  【环球网报道 记者
赵怡蓁】法国《费加罗报》9月12日报道,法国司法消息人士于当地时间9月12日透露,法国莫尔比昂省一家公立医院因诊断失误导致一名病人死亡,因此被判罚29万欧元(约合人民币230.89万元)。

2月4日夜间至5日凌晨,巴黎16区一栋住宅楼发生大火,造成至少10人死亡,30多人受伤,其中包括8名消防员。嫌疑人曾患有精神病,纵火原因疑似为了报复消防员邻居。事发后嫌犯被送往精神病院。2018年夏季起,法国各地精神病医生掀起大规模示威运动,抗议经费缺乏、政府忽视导致的医疗资源不足。1/5法国人患精神障碍
流浪汉、囚犯高发在法国,精神障碍是影响健康的最常见慢性病之一,社保开销在癌症和心血管疾病之后名列第三。2019年1月,精神病科医生发出警报:由于床位减少,而精神病人增加,病人太早出院。
最新调研报告指出:法国五分之一的人有精神障碍、患抑郁症、躁郁症、自闭症、精神分裂症等,其中绝大多数未得到正当的治疗,尤其是流浪者和囚犯。囚犯之中,80%的男子和70%的女人有精神问题。最近10年来,法国精神病人不断增加,但医疗资源大量减少:1976-2016年间,精神科医生减少了40%;医院相关床位减少了60%。精神障碍患者多出身平民阶层,他们的亲友对此缺乏认识、也缺乏治疗经费。
但对这部分人群缺乏关注和关爱,同时也导致他们成为影响社会稳定的潜在因素。除了医院床位不足,还有病人欠缺照顾的问题。精神病科“大崩溃”
专家多次警告,医护人员示威逾半年2018年夏季以来,精神病院加入法国公立医院抗争的行列,罢工、游行抗议资源不足、工作条件恶化。亚眠、雷恩、Saint-étienne的精神病科医护人员都行动了起来。2018年9月17日,《世界报》报道,法国精神病科正在经历一场严重的危机。除了缺乏医护人员、资金、场地,政治介入医学–即在前总统萨科齐的倡议下通过法律,将“限制精神病人行动”置于治疗之前,造成医疗资源浪费、治疗效果延误。
最后被关照的疾病巴黎纵火事件次日,精神病学专家,共和党议员Martine
Wonner2月5日对媒体表示:“面对庞大的病人群体,政府的处理方式–尤其是资源分配远不能满足需求。”2016年,精神科和慢性病花销为230亿欧元,占社保疾病保险总花销的14%。但精神类疾病给法国社会造成的损失:比如影响生产力,对病人及亲友生活质量的影响等等,高达850亿欧元。”2012到2015年间,法国医疗保险支出目标(Ondam)每年增长2.2%,而精神类疾病数据是每年增长0.8%。“这种脱节是政治力量多年的忽视导致。”在实际情况中,如果病情被判定为“不紧急”,病人的等待期甚至达到3年。法国西北部港口勒阿弗尔的Pierre-Janet精神病院,230个病人分享195个床位。1月22日,作为全国精神病院医护人员“行动日”的一部分,Pierre-Janet精神病院的医护人员爬上医院的屋顶示威,希望引起媒体和政坛关注。不患寡而患不均
《普罗旺斯日报》2018年9月报道称,精神类疾病患者中,无家可归者是重要组成部分,1/3的流浪者患有精神分裂症等严重疾病。另外值得注意的是,街头精神病患者比环境稳定者寿命低30%-35%。2017年底发表在美国医学协会杂志《精神病学》上的一份研究报告,通过对法国、英国、荷兰、意大利、西班牙和巴西6个国家等17个地区居民相关疾病进行分析发现,贫困、排斥与不公平是导致富国穷人多发精神病的重要原因。研究人员称,不同地区精神病发病概率有不小的差距:在西班牙Saint-Jacques-de-Compostelle农村地区,每年每10万人仅6人患病。而在巴黎和伦敦的贫困街区,每年每10万人有45人患病,接近前者的八倍。法国精神病暴力事件频发近年来,法国频繁出现精神病患者作案。2018年8月23日,一位在2014年曾接受住院治疗的精神病患者杀死自己的妹妹和母亲,重伤一位路人。他在作案时高呼“真主至大”,一度造成舆论紧张。据法国中文网了解2017年11月,3名中国留学生在法国南部图卢兹市郊区被一名驾车人有意撞伤。肇事男子很快被捕,随后被证实有严重的精神病史。
2017年8月18日,法国前内政部长科隆在接受访谈时宣称“在法国因极端化倾向被检举的案例中,将近1/3的当事人有‘精神疾患’”,因此希望心理学家协助政府的反恐工作。
《世界报》曾质疑科隆的说法,从科学角度分析,精神病和恐怖主义并无必要关联。但科隆在访谈中所说的“精神有问题的人更容易受到鼓动、突然激进化”有一定道理。来源:欧洲时报

(北京时间记者武月华报道)65岁的吴阿姨还记得头痛摔倒的场景,但没想到恢复意识时,已是在“鬼门关”里走过一遭了——突发的脑动脉瘤破裂让她命悬一线。所幸的是,五一劳动节当天,首都医科大学三博脑科医院神经介入科全体医护人员主动放弃假期,加班为其手术抢救,解除了这个刁钻的“不定时炸弹”,目前吴阿姨康复情况良好。

原标题:“世界杯综合征”发威 五旬男子险丧命!

  据报道2010年,在蓬蒂维公共医疗中心住院治疗的一名41岁男子抱怨头疼。一名神经科医生认为,该男子应该进行血管扫描。但这家医疗机构曾两次忽略了男子的请求。1个月之后,这名男子因为动脉瘤破裂在家中死亡。

突发 亲人去世引发脑动脉瘤破裂

近日,一粒精彩的进球让一位中年球迷跳起,随着一声呐喊,他动脉爆裂瘫坐地上,被送往医院抢救,差点丢了性命。

  雷恩行政法院在一份于9月6日公布的判决中表示,鉴于病人提出申请时的症状,医院应该考虑到可能是动脉瘤破裂,并将病人转送至雷恩医疗中心,以便于他得到及时治疗。这份判决指出,医院的诊断错误和过失导致病人丧失了75%的生存机会,这一后果只能由该医疗中心承担。因此它被判向病人家属支付29万欧元以赔偿损失。

吴阿姨是典型北京大妈,平时也是一个乐天派。几天前,吴阿姨母亲去世,吴阿姨前去帮助料理后事。母女情深,看着逝去的母亲,吴阿姨就悲痛欲绝。4月29日上午5时,吴阿姨突然头痛明显,昏迷倒地,抽搐又口吐白沫,几分钟后停止抽搐后反复。吴阿姨家人见状紧急送到区级医院,行头颅CT、CTA检查显示为,蛛网膜下腔出血,左侧大脑中动脉动脉瘤。医院诊断考虑为“脑动脉瘤破裂出血”,需立即手术治疗。

2018俄罗斯世界杯期间,熬夜看球是很多球迷的生活常态,可类似看球这样长时间处于紧张激动的情绪中,血压升高,对脑动脉瘤患者来说,非常容易诱发脑出血,甚至直接导致死亡。

由于当地医院医疗条件限制,吴阿姨被紧急送到某北京知名神经外科医院,考虑到患者术前吃着阿司匹林和利伐沙班,不能尽早开颅手术。但介入手术,该医院医生又认为手术风险太大。无奈,4月29日傍晚吴阿姨又被转回当地医院。这下可把吴阿姨一家着急坏了,难道就这样放弃了吗?经多方打听,了解到首都医科大学三博脑科医院神经介入科主任刘加春在脑动脉瘤等血管病介入治疗造诣颇深。吴阿姨家人赶紧联系上刘主任,告知了病人的情况,希望他尽快给她做手术。

图片 1

原本打算五一小长假外出旅游的刘加春主任考虑患者病情危重,当即决定放弃休假,并召集神经介入科医护人员布置五一劳动节当天加班手术事宜。

“进了,C罗又进球了……”伴随着一声呐喊,一个50岁左右的中年人应声倒下,人群一阵忙乱,有人喊着赶紧打120,有人忙着疏散广场聚集的人群为病人让开一条生命通道。

刘加春主任介绍,脑动脉瘤一旦破裂,发病急,死亡率高,就像脑袋长着“不定时炸弹”。脑动脉瘤破裂出血多数是动脉瘤大量喷射性出血,病人常在几分钟至几个小时内陷入昏迷,严重者脑干受压导致呼吸心跳停止死亡。脑动脉瘤第一次破裂出血将引起1/3病人死亡或重度残废,第二次破裂出血会使死亡和重度残疾率加倍,若第三次破裂出血几乎没有成活者。”吴阿姨当时情况十分危急,为防止患者“脑动脉瘤”再次破裂出血,减少死亡风险,需对吴阿姨进行紧急手术。

“快,赶紧叫急诊科医生,病人现在已经昏迷……怀疑脑出血,快,赶紧送去脑部CT……”一边是急诊科医生忙碌的身影,一边是病人家属焦急的等待。

抢救 球囊辅助弹簧圈栓塞脑动脉瘤

当病人从CT室被推出来,家属被告知病人情况危急,初步诊断为“自发性蛛网膜下腔出血-颅内动脉瘤破裂”,需要紧急进行开颅手术。医生话音刚落,只见一个中年妇女放声大哭:“医生我求您救救他,他才50岁不到……”

五一劳动节当天,吴阿姨被救护车送到医院,入院时吴阿姨神志嗜睡、反应迟钝、意识模糊、烦躁不安、运动性失语。

这只是福建医科大学附属第二医院急诊科深夜的一幕。伴随着2018俄罗斯世界杯的火热开赛,熬夜、抽烟、喝酒、情绪激动等诱因,不断引爆颅内动脉瘤这颗“定时炸弹”破裂出血,深夜送诊的病人数量不断攀升,狂热背后却是生命无法承受之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