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森斯坦在与司法部及FBI官员的会议和谈话中,穆勒的行动是美国司法权的一部分

摘要: 《纽约时报》在星期一(4月16日)整版刊登的一篇社论暗示,
如果总统唐纳德·川普解雇特别检察官罗伯特·穆勒,
国会议员必须准备弹劾他们的总统。美国中文网根据每日邮报报道,《纽约时报》在星期一(4月16日)整版刊登的一篇社论暗示,
如果总统唐纳德·川普解雇特别检察官罗伯特·穆勒,
国会议员必须准备弹劾他们的总统。这篇1350字的社论文章称,
如果川普先生采取如此猛烈的行动, 他将动摇美国政府的根基,
试图开创一个总统、也是一名美国公民,
凌驾于法律之上的先例。文章称:“现在看起来像一场政治表演即将成为一场宪政危机。”川普没有承认他曾考虑解雇穆勒,
穆勒目前正在调查2016年俄罗斯干预美国大选一事。白宫新闻秘书萨拉·桑德斯星期日说,
她“不知道”有任何让穆勒成为下一个离任官员的计划。但她上周说,
川普有法律权力可以终止调查。川普已经公开对穆勒调查的敌视态度, 称它为
“猎巫行动”。在一周前 FBI 突击搜查川普的私人律师科恩的办公室后,
川普在推特上把矛头指向穆勒,因为搜查令是由穆勒转呈的。纽约时报社论板一直以来被川普称为
“失败的报道”。社论文章说:”如果总统确实要和调查人员对抗,
那么国会将决定是否重申法治、分权和美国宪法秩序。”它总结道了:
“总统不是国王, 而是公民, 理应得到无罪辩护和其他保护,
但也要能够受到法律监督。”“我们希望川普先生认识到这一点。如果他不这样做,
共和党议员们的反应将不仅影响到这个总统和一个国家伟大政党的未来,
还会成为美国的实验本身。”这篇社论首先讲述了比尔·克林顿1998年在美国参议院的弹劾投票,
一弹劾总统的思路架构文章,并暗示川普的越轨可能为议员提供
“更严厉、更有后果的测试”。穆勒的行动是美国司法权的一部分,
而川普的权力则属于行政权。从理论上讲,穆勒对司法部长塞申斯负责,司法部长对总统负责,而塞申斯去年已经决定完全回避通俄门调查。因此,一旦川普下令解雇穆勒,司法部副部长罗森斯坦就不得不做出行动或是辞职,而川普也有可能解雇罗森斯坦。如果川普解雇罗森斯坦,一般情况下,美国联邦总律师(U.S.
Solicitor
General)诺埃尔·弗朗西斯科会成为代理副部长,由他来解雇穆勒。川普还可以任命一位经参议院投票通过的政府官员,或是选择司法部中符合级别要求(GS-15以上)的现任官员。纽约时报整版社论文章

白宫星期二坚称,总统有权罢免受命调查川普竞选团队是否与俄罗斯有勾结的特别检察官。  在白宫的例行记者会上,白宫发言人萨拉·哈克比·桑德斯被问到川普总统是否有权罢免特别检察官罗伯特·穆勒,她回答说:“我们被告知总统当然有权做出这一决定。”  很多法律专家说,总统必须通过司法部副部长罗德·罗森斯坦才能采取这个行动,罗森斯坦可以拒绝从命。  国会很多民主党议员以及一些共和党议员警告说,这一重大举动会破坏川普的总统执政,还有可能触发宪政危机。  参议院司法委员会主席、共和党人查克·格拉斯利星期二在有线电视新闻网(CNN)上说,如果川普开除穆勒,“我认为这对总统来说将等于自杀”。他唿吁川普让穆勒的调查工作继续进行。  纽约时报星期二晚上报道,川普总统去年12月曾要求罢免穆勒,并停止他领导的调查。纽约时报的报道基于对几位白宫官员的采访。报道说,穆勒的特别检察官办公室要求调阅川普与德意志银行生意来往的文件,川普总统对此大为光火。纽约时报的报道被证实并不准确,但是说明了川普总统对特别检察官把“通俄门”调查扩大到其它领域的心态。  罗森斯坦之所以成为能否罢免穆勒的关键人物是因为司法部部长杰夫·塞申斯回避了涉俄调查。  川普总统从来也没有原谅塞申斯宣布回避的举动。星期二,不愿意透露姓名的白宫官员承认了这一点。  一天之前,川普再次批评塞申斯宣布回避涉俄调查是“可怕的错误”。  一名记者问塞申斯他星期二是否与川普讲过话。他说:“今天没有。”  媒体追踪问塞申斯,他与川普总统的关系现状如何,他没有回答。外界揣测说,川普随时都有可能解雇塞申斯。

摘要: 总统唐纳德·川普星期四表示, 如果他真的想解雇特别律师罗伯特·穆勒,
他在几个月前就已经这样做了。美国中文网综合报道,总统唐纳德·川普星期四表示,
如果他真的想解雇特别律师罗伯特·穆勒,
他在几个月前就已经这样做了。川普在推文中写道:“如果我像失败的《纽约时报》所报道的那样,在12月想解雇罗伯特·穆勒,
我早就开除他了。从一份有偏见的报纸上只能得到更多假消息。”星期二发表在《纽约时报》的一份报道表示,
总统在12月试图解雇穆勒, 随后有报道称穆勒正在寻求川普的财务记录。CNN
还报道说,
川普想开除穆勒已经有几个月了。从去年秋季川普前竞选经理保罗·马纳福特和他的副手里克·盖茨的起诉书中得知,
解雇穆勒的合法性一直是白宫内部谈论的话题。白宫新闻秘书萨拉·桑德斯星期二说,
总统 “当然相信他有权力” 解雇穆勒。在星期二, CNN 还报道说,
川普正在考虑解雇负责监督穆勒的司法部副部长罗森斯坦。在美国总统的私人律师和心腹迈克尔·科恩的办公室和酒店房间被FBI突袭之后,
美国司法部可能的人事变动的消息便随之传来。在穆勒提出寻求搜查令的情况下,
司法部批准,
搜查内容包括十几年前与川普传有婚外情的艳星封口费一事有关证据。CNN星期二报道,
一些川普的法律顾问告诉他, 他们现在有一个更强的理由打击罗森斯坦,
因为他越过了这条线, 批准了FBI的突袭。白宫一位官员本周早些时候表示,
川普和他的法律团队正在重新评估总统是否应该坐下来接受穆勒团队的采访。若川普解雇穆勒
全美将再次掀起抗议游行根据每日邮报报道,由于担心川普解雇特别检察官穆勒或者撤掉监督调查的司法部官员,
美国的自由派团体MoveOn.org也正准备进行全国性的抗议活动。MoveOn网站表示,川普考虑解雇穆勒的表现就好像他凌驾于法律之上,
该抗议活动计划至少在800个城市游行,包括纽约曼哈顿、西雅图、洛杉矶、圣地亚哥、萨克拉门托、华盛顿特区,凤凰,
迈阿密, 亚特兰大, 芝加哥, 辛辛那提, 费城和休斯顿。根据 MoveOn 的网站,
每一个州至少有一个 “没人能逾越法律” (’Nobody Is Above The Law)的集会,
到目前为止至少有32万人已经承诺要参加。抗议活动不止在穆勒被解雇的情况下才会发生。MoveOn
的计划列出了另外两条会引发集会的红线:1)
如果川普在俄罗斯调查中赦免了关键证人2)
如果他解雇了司法部副部长罗森斯坦或废除了设立特别检察官办公室的条例抗议活动网页抗议活动集会地点遍布全美以及波多黎各

摘要:
众议院少数党领袖南希·佩洛西对于抨击司法部长杰夫·塞申斯的解雇进行了抨击,称这是一次破坏特别检察官罗伯特·穆勒“通俄门”调查的“公然行动”。而新任命的司法部代理部长惠特克表示,不会回避通俄门调查。
…美国中文网据每日邮报等综合报道
众议院少数党领袖南希·佩洛西对于抨击司法部长杰夫·塞申斯的解雇进行了抨击,称这是一次破坏特别检察官罗伯特·穆勒“通俄门”调查的“公然行动”。而新任命的司法部代理部长惠特克表示,不会回避通俄门调查。众院民主党人刚刚重新获得了他们对总统的监视权力,并暗示发起一次调查。即使如此,他们无力阻止总统解雇塞申斯,民主党人曾警告川普如果干预“通俄门”调查会引发“宪法危机”。不过,共和党参议员们却为川普的行为开了绿灯。佩洛西发推特中说,“解雇塞申斯只有一种解读,那就是川普另一次想要破坏和终止特别检察官穆勒调查的公然企图。”她还把目标对准了川普已经宣布的司法部代理部长、塞申斯的幕僚长马特·惠特克。惠特克尚未得到参议院的确认,但曾谈到了会通过削减资金来扼杀穆勒调查。他对于通俄门调查怀疑性的过往评论,使得许多民主党人要求他回避调查。惠特克在去年8月入职司法部后曾在CNN发表评论文章,表示任何涉及总统经济问题的调查都超出了通俄门的范围。他还呼吁罗森斯坦要求穆勒缩小调查范围。他还在去年7月提出,新的司法部长不需要解雇穆勒,只需要减少预算就能让调查停滞。“考虑到他对于破坏和削弱通俄门调查的威胁言论,马修·惠特克应该回避参与任何同穆勒调查相关的事情,”正在竞选众院议长的佩洛西写道,“国会必须立即采取行动,保护法治和调查的公正。
尊重事实。”惠特克不过,据《华盛顿邮报》报道,惠特克无意在通俄门调查中回避自己,他的身边人表示不相信惠特克会批准调查中对总统发出的任何传票。司法部的道德官员有可能会查看惠特克的过去工作,来查看他是否存在经济以及个人冲突。在大多数情况下,道德办公室不会要求司法部官员去回避,而是提出建议。司法部官员一般会倾向于接受建议,但他们很少被要求这样做。司法部发言人拒绝就此事作出评论,表示惠特克在任何涉及道德问题上都将走常规的程序。目前,穆勒调查已经接近进入总结阶段,而新任命的代理部长的惠特克预计会从罗森斯坦手中接管通俄门调查,他将决定是否想总统发传票,是否批准对个人的起诉,以及就调查的范围作出指示等。惠特克还会决定是否公开穆勒的调查报告,或篡改报告的哪些部分。但对于穆勒调查进行限制,并不意味着所有的犯罪起诉会因此终结。已经进行中的犯罪调查很有可能会继续进行,即使特别检察官的调查本身已经结束。刚刚辞职的司法部长塞申斯在川普就任指出就回避了通俄门调查,司法部副部长罗森斯坦代替他负责了这项调查。在塞申斯辞职后几小时,罗森斯坦被看到前往了白宫。佩洛西之前曾呼吁通过立法来保护特别检察官的调查。而即将出任众院司法委员会的纽约州众议员罗杰·纳德勒暗示将发起一项调查。“美国人必须立即得到川普解雇塞申斯的背后原因。为什么总统做出这种改变,谁负责穆勒的调查?”纳德勒写道,“我们将让他们负起责任。”参议院少数党领袖查尔斯舒默周三在选举新闻发布会上也警告了此事的紧迫性。舒默的发布会发生在塞申斯离职消息后不久。“如果这会引起宪法危机,我们希望共和党同事能加入我们,阻止总统制造这场危机。”舒默说。

川普周五晚在密苏里州集会上发表讲话,表示要清理司法部和FBI。(MANDEL
NGAN/AFP/Getty
Images)周五(9月21日)下午,全美被《纽约时报》的一篇重磅爆炸性报导所震动。报导披露,司法部副部长罗森斯坦(Rod
Rosenstein)去年曾建议窃录川普(特朗普)总统,并寻求招募内阁成员利用宪法第25条修正案,将川普总统解职。此事曝光后,罗森斯坦予以否认,川普盟友则要求开除罗森斯坦。《纽约时报》报导说,罗森斯坦是在去年春天川普解职前联邦调查局(FBI)局长科米时提出的这些建议。罗森斯坦在与司法部及FBI官员的会议和谈话中,建议对川普进行秘密录音,并利用宪法第25条修正案废除川普的总统职位。纽时说,在过去的几个月内,几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人士在采访中描述了这些情节。这些人或者在活动现场听取了这些建议,或者是通过FBI官员写的备忘录中获知罗森斯坦的建议。这些备忘录里面记载了罗森斯坦提出的行动和评论。撰写这些备忘录的FBI官员包括当时的FBI代理局长麦卡比(Andrew
McCabe)。麦卡比所写的备忘录中的一些细节表明,罗森斯坦对前FBI局长科米的被解职表示遗憾。纽时说,罗森斯坦还曾告诉麦卡比,他可能能够说服司法部长塞申斯,时任国土安全部部长、现任白宫幕僚长凯利,援引宪法第25条修正案废掉川普的总统职位。但罗森斯坦的计划显然没有实现。罗森斯坦的这些提议被纽时曝光后,在全美引发轰动,并成为美国多家媒体的大头条。罗森斯坦本人随即发表声明,否认纽时的报导,指内容“不正确,与事实不符”。他还说不会对匿名爆料人士的陈述做进一步评论。他否认曾打算启动第25条修正案。但纽时说,司法部发言人提供了一份一位不愿透露姓名人士的声明。当罗森斯坦提议窃录川普时,这名人士也在场。该人士说,罗森斯坦当时以讽刺的口吻做了这些提议。根据其他几位描述罗森斯坦评论的相关人士的说法,罗森斯坦不仅证实他对这些想法是认真的,而且还建议其他正在被面试成为新FBI局长的FBI官员也要对川普进行秘密录音。纽时说,罗森斯坦当时表示,在他去白宫开会时,白宫官员从来不检查他的手机,暗示偷偷录音川普的话将会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消息人士披露,罗森斯坦不止在一个场合提出带录音装置的可能性。纽时说,罗森斯坦的这个建议本身非常引人注目。虽然线人或秘密特工经常使用隐蔽的听力设备为联邦调查人员秘密搜集证据,但他们通常是在犯罪事件调查中针对贩毒头目和黑手党头目才这样做,而不是针对一位总统。熟悉此事件的几位消息人士说,在去年5月16日,麦卡比和罗森斯坦至少参加了两个会议。在与司法部官员的会议中,罗森斯坦提出了动用第25条修正案的想法。麦卡比本人向其他FBI官员透露了有关他与罗森斯坦的谈话。纽时说,罗森斯坦提出的第25修正案的建议是一个敏感话题。该修正案允许副总统和大多数内阁官员宣布总统“无法履行其职务的权力和职责”。根据这项修正案,总统若丧失任职能力,内阁官员可决定总统能否继续履行职责。修正案也含总统继任程序等内容。纽时还披露,去年5月14日,也就是科米被解职5天后,罗森斯坦还要求FBI官员们打电话给科米,对聘用通俄门特别检察官的人选寻求科米的建议。FBI官员们回应说,给科米打电话不合适,因为科米不再在政府部门任职了。他们同时也对罗森斯坦的这一举动表示惊讶,因为这和罗森斯坦之前的做法相反。罗森斯坦曾发表声明指出,科米对希拉里电邮门调查出现过失,并支持解雇科米。密苏里州集会
川普表示要清理FBI和司法部周五(9月21日)晚在密苏里州举行的集会期间,川普在集会上没有明确提及罗森斯坦的名字,但表示要清理FBI和司法部。“就看看在我们的司法部和FBI都正在被曝光了些什么。看一看发生了什么。”川普说,“我想要说,我们在司法部有很棒的人,我们有很棒的人,这些是我真正相信的人。但也有一些真正糟糕的人,你们已经看到在FBI发生了什么。他们(糟糕的人)都走了,但还有一种挥之不去的恶臭,我们也将除掉它。”川普的长子小唐纳德.川普发表推文对纽时的报导表示震惊,他说,“绝对震惊”,这些人在利用一切权力诋毁川普总统。《今日美国》报导,川普总统的盟友唿吁解雇罗森斯坦。负责监督通俄门调查的罗森斯坦几个月来一直处于被解雇的危险之中。国会众议院在7月份已经对他提出了弹劾条款。也有报导说,川普总统也在考虑让他下台。国会一些共和党议员指出,纽时的这篇报导是进一步考虑解雇罗森斯坦的一个合理理由。罗森斯坦案中多次提到的麦卡比是谁?前FBI副局长麦卡比于今年初被解职,自去年12月以来,麦卡比就成为了国会议员关注的焦点。原因是,麦卡比涉嫌与其助手、FBI律师佩吉(Lisa
Page)及资深FBI特工斯佐克(Peter
Strzok),在2016年大选前密谋计划,阻止川普当选。斯佐克于2016年8月15日发出的一条手机短信内容披露,斯佐克和佩吉之前曾在麦卡比的办公室讨论了如何确保川普败选的方案。这个短信引发了国会议员对麦卡比公正性的关注。众议院司法委员会主席古德拉特(Bob
Goodlatte)说,让他最为关注的是斯佐克这条短信。他说,这段文字说明,问题是很严重的。“因为它表明,在FBI的高层,他们正在做一些事,他们有一个行动计划,确保川普不被获选为总统。”令国会议员对特别检察官穆勒领导的通俄门调查团队感到担忧的是,反川普的斯佐克和佩吉去年曾加入穆勒的团队。众议院司法委员会议员盖茨(Matt
Gaetz)说,在通俄门调查中看到的是双重标准的政治偏见,偏向希拉里,反对川普总统。本质上,希拉里是被她自己的“粉丝俱乐部”在调查。国会越来越发现,穆勒调查团队成员的选取实际上是穆勒在“Never
Trump”(拒绝川普)的水族馆中钓鱼。罗森斯坦任命的穆勒惹争议川普曾指责穆勒选人不公,任用大量支持民主党的律师来调查通俄门,而且调查具有双重标准,过于偏向希拉里。外界也指责说,穆勒雇用了一组具有明显党派偏见的调查员。穆勒团队的律师团中,被披露至少8人曾为民主党重量级人物捐过款。还有一些律师虽然没有捐款,但也有强烈的反川普、亲希拉里倾向。科米被指在电邮门调查中偏袒希拉里,极力为希拉里免责。穆勒以前也曾做过FBI局长,之后科米接任了穆勒的职务。两人的关系从2000年代早期就已经开始,被外界描述是“手足兄弟”。整个通俄门调查是由罗森斯坦负责监管。罗森斯坦选择了穆勒担任通俄门调查的特别检察官。这其中的关系令人深思。纽时说,这些提供消息的官员表示,最后罗森斯坦窃听川普的想法没有得到落实。但他们认为,罗森斯坦的提议让人看到,他在参与替换FBI局长的采访中,考虑任命通俄门特别检察官的过程中,以及负责司法部逾10万人的日常运作中,其行为是多么地不正常。众议院司法委员会去年12月13日对罗森斯坦进行了听证。与会议员对穆勒的调查团存在明显政治偏见表达了强烈的指责,但罗森斯坦说,他“没有意识到穆勒团队任何不恰当的行为”。当委员会问罗森斯坦是否有合适的理由解雇穆勒时,他的回答是“没有”。国会要求司法部任命第二位特别检察官,以便澄清所有事实,但司法部迟迟不动,引发国会不满。众议院共和党人去年12月曾起草一份决议,指责罗森斯坦和FBI局长雷(Christopher
Wray)藐视国会,在国会的通俄门调查和其它调查中设置障碍。众议院情报委员会主席努尼斯(Devin
Nunes)说,FBI和司法部阻挠委员会的监督工作已经长达数月之久,包括拒绝给出委员会传唤的有关在2016年大选中抹黑川普的调查档案。这份黑档案的内容是基于俄罗斯情报官员提供的信息。文件的多数内容都没有被证实。《纽约时报》此前曾披露,希拉里的竞选团队和民主党全国委员会为这份俄罗斯黑档案的调查支付了资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