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朗向叙利亚运送石油的船只就在幼发拉底河上遭到美军袭击,邻国黎巴嫩暂时向叙利亚提供急需的燃料

图片 4

图片 1

图片 2

即将失控的叙利亚内战

受阿拉伯之春影响,2011年叙利亚爆发了反政府示威活动,由于外部势力的广泛介入,叙利亚危机日益加深,已经演变成了一场国际势力的角逐。冲突升级的直接后果是产量减少,价格飙升。目前叙利亚的政治风险由于两方势力的胶着而暂时平息,加之OPEC与俄罗斯计划终止减产,石油供求将回复平衡。然而未来叙利亚局势走向将依然是一个影响油价的走势的重要因素。

俄罗斯战略文化基金会网站3月16日刊登亚历山大·库兹涅佐夫的一篇文章,题为《叙利亚史诗5年》,编译如下:

由于美国对伊朗石油实施禁运,叙利亚正遭遇一场严重的燃料危机。据半岛电视台报道,包括首都大马士革在内的多个叙利亚城市,都出现汽油供应紧张局面,“汽车排3-5公里长,车主苦等数小时才能加上油”。

据叙利亚媒体报道,在华盛顿取消了对全球各国进口伊朗石油的豁免权之后,伊朗关键的石油支柱产业就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危机,据悉由于美国的石油禁令和海上封锁,多个伊朗盟国的石油供应也出现了严重问题,其中叙利亚面临的局面最为严峻,
该国目前正在进行一场关键性的大规模战役,大批机械化部队都全速运转进攻伊德利卜地区的叛军武装,而这需要大量的燃料供应才能支撑战争机器的运转,在失去了伊朗的主要石油来源后,阿萨德方面近期和占据了叙东部石油产区的库尔德武装进行了和谈,后者同意私下支援大马士革石油应急。

  在经过了近一年半的混战后,虽然叙利亚的最终结局还是个巨大的问号,但在过去的短短数周内,局势正如一枚越滚越大的雪球,向整个大中东地区快速蔓延。由于已经没有哪一方仍对局势拥有绝对主导权,当前的局势应被更贴切地形容为:由于多方势力在不同的意志交汇下产生的一系列政治裂变,地面战况正在迅速摆脱所有人的控制。
  战火对外逐步辐射
  近日,约旦与伊拉克因受叙利亚内战辐射,相继爆发国内流血冲突。稍早前,黎巴嫩第二大城市特里波利爆发大规模冲突,支持叙总统巴沙尔·阿萨德的黎巴嫩阿拉维教派,与本国政府间公开交火。因担心阿萨德到最后时刻可能孤注一掷,向黎巴嫩真主党提供化学武器,以色列紧急增兵戈兰高地,并举行大规模军演,演练跨境袭击叙利亚。此外,叙政府军宣称,9月20日在本国第二大城市阿勒颇打死百余名阿富汗武装分子。
  美国和伊朗的隔空叫阵,也在这种紧张气氛中升级。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司令穆罕默德·阿里·贾法里9月16日公开承认,伊朗在叙利亚、黎巴嫩等国部署有革命卫队的海外分支“圣城军”,只是他们系“以顾问身份提供建议”。美国参议院外交委员会主席克里则警告伊拉克,不要再允许伊朗使用其领空运送“几十吨武器”给叙利亚,否则将面临制裁。
  叙利亚内战的能量逐步对外辐射,令周边国家的政治气氛紧张得近乎压抑。套用叙总统对伊朗外长的陈述,目前叙利亚危机已经不仅是针对叙利亚,还针对伊朗、黎巴嫩真主党和巴勒斯坦哈马斯等“抵抗轴心”成员。
  一段时间以来,为争夺叙利亚命运的主导权,土耳其重兵压境叙利亚国境,俄国海军陈兵地中海,从华盛顿到布鲁塞尔,从开罗到德黑兰,相关国家的政治高层与外交系统无不被叙利亚局势紧密牵动。2000多万人本文由论文联盟
  首先,作为中东仅存的由本国穆斯林少数派什叶派执政的国家,叙利亚是亲伊朗的黎巴嫩真主党与什叶派强国伊朗之间唯一的地缘连线。如果叙利亚现政府被推翻,不但真主党将失去大部分来自伊朗的物质支援,导致以色列进一步做强,伊朗在中东的整体影响力亦会大打折扣,致使以沙特为首的逊尼派国家愈发主宰伊斯兰文明。其次,俄罗斯在中东所剩的唯一海军基地塔尔图斯港在叙利亚境内,叙利亚同时还是卡塔尔天然气与欧洲之间的主要地缘中转站。如果叙利亚变天,来自卡塔尔的天然气将使半个欧洲显著削减对俄国天然气的依赖,而削弱俄国的议价能力和整体国力。另外,叙利亚是牵动伊朗命运的主战场,而伊朗是中国原油进口的第三大来源国,北京方面亦无法对叙国战局袖手旁观。
  正如一张复杂蜘蛛网的中间连接点,叙利亚局势的具体走势,直接牵动整个中东乃至全球的权力均衡。
  国际和谈已如做戏
  9月17日晚,根据埃及建议组成的“叙利亚联络小组”(成员有伊朗、沙特、埃及和土耳其)在开罗举行首次外长会(沙特外交大臣缺席),呼吁以和平方式解决叙危机,但会议未达成成文决议。3天后,逾60国外交官在荷兰海牙举行“叙利亚之友”会议,探讨如何堵住对叙制裁中的漏洞,使现有制裁更有效。据俄《观点报》报道,法国退役将军帕特里克毫不避讳地对记者勾勒出未来北约对叙军事干预的场景。
  叙内战久拖不决,俄罗斯民间通常认为是西方强国在背后插手所致,而西方社会的主要观点则是俄罗斯从中作梗。双方在联合国安理会顶牛,已成骑虎难下之势。然而,围绕叙内战展开的国际势力划分,要远比“东西方对峙”这种一刀切的简单定义多元化。
  叙利亚危机,首先是在阿拉伯风潮影响下,由其内部多个反对派发起的一场变革运动,在其演变成政府与反对派之间的内战之后,最关注其命运的也正是那些曾引领这一风潮的阿拉伯国家。在很大程度上,西方主要强国是被阿拉伯国家的呼声推着走,而俄罗斯等国的反应又是对西方国家表态的一种再平衡。
  阿拉伯主要国家的观点,显然已被也门、利比亚等国的例子刻板化,而坚信阿萨德政权的裂解只是时间问题。7月18日叙国防部长拉杰哈、副部长舒卡特、国家情报局局长伊科塔亚等被炸死,8月6日叙总理希贾卜叛逃,显然加强了这种成见。另一方面,由于叙核心统治层的凝聚力相对强,政府军也强大得多,无论也门的政权共享模式,还是利比亚的内战教训,都不能说服阿萨德和平交权;也因此,由联合国牵头或阿盟主导的种种国际和谈、停火及改革方案,都无法消除叙反对派对于政府秋后算账的担忧,而注定将以失败收场。
  8月初,科菲·安南声明将辞去叙利亚危机特使一职;短短两周后,本应对战况起到遏制作用的联合国观察团,便因战况加剧自身安全不保,而开始全面撤出叙利亚(8月24日撤完)。在当月底卸任前,安南对叙和谈留下的最后评论是“不可能的任务”;而新一届联合国叙利亚危机特使,曾于1989年成功斡旋黎巴嫩内战,78岁高龄的阿尔及利亚外交官卜拉西米,在被问到对即将接手的重任有何感受时,回答竟然是“恐惧”。
  的确,当华盛顿、伦敦、卡塔尔、莫斯科与德黑兰等已经暗中决定为了不可妥协的利益而坚持到底时,站在媒体聚光灯前的联合国特使,便沦为了各国政要乔装为和平而努力的“替身演员”。曾经一度抱着成为飞行员的梦想来到英国,却因叙内战爆发,而当前担当总部设在伦敦的叙反对派机构“叙利亚解放联盟”负责人一职的伊马德(Emad
Al-Darjazalli)对《南风窗》表示:“这是一场不得不做的戏,没有哪个国家想被盖上‘不支持联合国和平进程’的烙印,即使这些国家的政要,甚至包括联合国特使本人,都明白这一切仅仅是一场戏。”
  另外,伊马德进一步对欧洲及卡塔尔的政治动机评论道:“卡塔尔的天然气想要输送到欧洲,一定要经过叙利亚,这便是为什么欧洲各国与卡塔尔必须置阿萨德政府于死地的主要原因之一;否则欧洲对俄国天然气当前的依赖,将致使欧洲各国的国家安全无限期地掌握在莫斯科手中。”
  局势快速失控
  在18个月的激战后,叙利亚国内,乃至反对派内部的势力划

   
政府军的构成主要是巴沙尔政权的支持者,伊朗及黎巴嫩的?真主党?。叙利亚反政府武装是在2011年反对阿萨德政权起义中成立的反对派运动的武装派别。

3月15日是演变为内战和外国干涉的叙利亚大规模叛乱爆发5周年。2011年3月15日,警察在德拉市逮捕了多名在学校墙壁画反政府涂鸦的少年。数日后获悉,一些被捕少年在狱中被拷打致死。消息激怒了德拉和其他城市的居民,全国掀起大规模反政府示威,沙特、土耳其和西方随后的介入对抗议浪潮推波助澜。

邻国黎巴嫩暂时向叙利亚提供急需的燃料,以防止这个饱受战争蹂躏的国家在危机中再次发生动荡。但黎巴嫩几乎没有足够的石油来满足自己的需求,因此,这并不是危机的可持续性解决方案。

图片 3

   
叙利亚局势牵扯到的国际关系复杂,俄罗斯和伊朗是阿萨德政府最重要的盟友,俄罗斯在安理会投票否决了英法曾提出制裁叙利亚的草案。伊朗则为叙利亚提供军事援助。而反对派背后势力是美国欧洲和土耳其。

图片 4

随着叙利亚为生存和避免另一次颜色革命苦苦挣扎,一些分析人士在谴责美国的制裁的同时,也在询问石油资源丰富的俄罗斯为什么在这个可怕的时刻帮不上忙。

据最新消息,然而美国方面却察觉了盟友和大马士革方面的交易,抢先出手在半路伏击的运送石油的两艘船只,大约有5万桶宝贵的石油火光冲天付之一炬,而美军方则警告称,这已经是美联军第二次袭击叙利亚油船了,只要叙利亚不停止这种偷运行为,那么未来还会有更多的袭击事件发生,而在遭到了伏击之后,叙利亚从该国东部运送石油的行动已经暂停,据悉该国军方的燃料储备已经降至最低点,为了全力支持前线战斗,大马士革还下令限制民用汽车等用油。

   
作为全球重要的石油产油国和运输通道,叙利亚战争的爆发直接导致了中东地区的油价持续上升。且未来仍将影响油价走势。

资料图:土耳其向土叙边境调遣大批坦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