并预计最快于11月初对其进行传唤调查,韩国检方继续展开对曹国的调查

图片 1

中新网12月12日电
据韩媒报道,当地时间11日,首尔中央地方检察厅反腐组对前法务部长官曹国进行第三次讯问,进一步调查其妻子借名炒股、子女升学舞弊等疑窦的来龙去脉。资料图片:韩国前法务部长官曹国。曹国于2019年9月被任命为韩国法务部长官,但由于媒体披露其女儿入学涉嫌伪造文书、家人涉嫌投资私募基金避税等,掀起巨大舆论风波。10月14日,曹国宣布辞职。10月24日,韩国法院签发了曹国妻子郑敬心的拘捕令。11月21日,韩国法院决定对郑敬心的财产进行冻结。据报道,这是曹国时隔20天再次接受讯问。11月14日,检方对曹国进行首次传唤调查。当日,曹国拒绝回答所有问题,调查开始8个小时便离开。他在调查结束后通过律师团转达称,“我认为一一答复和解释是不必要的。调查组长期以来一直在进行调查,如果他们决定起诉,(我)将在法庭上揭示被是非掩盖的所有真相”。之后,韩国检方又于11月21日对曹国进行了第二次传唤调查。在前两次的受讯中,曹国一直拒绝陈述。第三次讯问中,曹国是否回答检方讯问尚不得而知。检方表示,正在考虑是否再次传讯,包括曹国陈述与否等当天的调查内容在内,检方将根据相关规定和刑事案件公开审议委员会审议结果公布。

曹国作为韩国历史上在任时间最短的法务部长,目前正遭受着妻子及家人的贪腐问题调查。可能曹国一人并不存在着贪腐问题,但是曹国家属涉嫌为其女儿上大学提供方便,并且还有骗取奖学金的嫌疑,已经被韩国自由韩国党和部分韩国民众所指责。这也让曹国贪腐案问题被韩国检方所调查,因此曹国在10月14日主动辞职,平息了事态。

据《韩国日报》报道,韩国检方目前真正集中调查前法务部长曹国,并预计最快于11月初对其进行传唤调查。

总之从曹国辞职的那一天起,也许是从他刚从政的那天起就注定了,这个悲惨的结局,谁也帮不了他。

曹国于2019年9月被任命为韩国法务部长官,但由于媒体披露其女儿入学涉嫌伪造文书、家人涉嫌投资私募基金避税等,掀起巨大舆论风波。一个多月来,民众不断组织大规模集会活动抗议。10月14日,曹国宣布辞职。24日,韩国法院签发了曹国妻子郑敬心的拘捕令。

根据韩国的《刑事诉讼法》规定,嫌疑人连续两次拒绝回答者,如果检方前期的调查证据确凿,在嫌疑人零口供的情况下,检方可以向法院申请拘捕令。

报道称,检察机关计划,就两个子女在首尔大学法学研究所公益人权法中心实习证明造假,以及更换个人电脑硬盘等郑敬心毁灭证据的嫌疑,对曹国进行调查。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假如曹国真犯下了严重的罪行,面对检方的追责,曹国能有什么应对措施呢?在韩国,总统尚且可以被弹劾下台,甚至被捕入狱,又何况是仅仅担任法务部长官的曹国呢?

司政机关相关人士表示,对曹国的传唤调查很可能不会一次就结束,因此检方决定在剩下的20天期限里,对曹国夫妇进行同时调查。

曹国自己心里也清楚:他已经被文在寅总统无情地抛弃了,成了政党争斗的替罪羊,现在已成了砧板上的肉肉——任人宰割的份了!当然,这多少也与他自己不争气也有关系,可惜啊打铁自身不太硬,叫人家抓住了把柄——自10月14日宣布辞去韩国法务部长官那天起,文在寅就已经与他彻底划清了界线,撇清了关系,因为文在寅现在是泥菩萨过河——自身都难保的状态,现在曹国只能是听天由命了。

24日,首尔中央地方检察厅反腐败调查2部表示,以11月1日左右公开传唤前法务部长曹国为目标,正在加快调查速度。

常言说的好:人生如戏,人生无常!曹国的命运在进入2019年8月份以后,就经历了过山车般的戏剧性跳闸——8月份被提名为法务部长官候选人,就伴随着丑闻发酵,掀起了巨大风波。9月份被文在寅强行任命,35天后被迫辞职,10月24日妻子郑京心被逮捕,11月14日曹国被检方首次传唤,11月21日被第2次传唤,且韩国法院已对郑京心的财产进行了冻结……看来,曹国的寒冬真正来临了!

资料图:韩国前法务部长官曹国。

曹国目前也只能是无话可说,妻子的犯罪已经让自己受到了牵连,本来可以实施的改革计划,如今也只能算是泡汤了。韩国检方的势力,看样子是容许政府对其下手。文在寅改革韩国检方无非就是担忧自己下台以后遭到检方彻查,也想突破青瓦台的魔咒,可是曹国的牺牲已经证明了韩国检方势力也不是文在寅能够轻易动弹的。只能说曹国是文在寅不得已的牺牲品,也是文在寅改革韩国检方失败的标志!(本文图片来源于网络!)

据悉,检方考虑到曹国妻子郑敬心的拘留期限,从而决定了传唤曹国的日程。检察厅计划,在郑敬心的第一次拘留期限到期的11月2日之前,传唤调查曹国。并在11月12日最终期限到期之前,公布调查结果。

现在,曹国面对突如其来的这些局面,恐怕也无法做有效的应对。因为即使是他的上司,文在寅总统也保不住他了。现在文在寅总统可谓是自身难保,因为他也就两年多任期了,到时候他的命运如何都不好说,自然也顾不上已经深陷泥潭的曹国了。曹国现在只能够撇清自己,努力保证自己不受牵连了,自己的家人已经顾不上了。

另外,检察机关在对郑敬心申请的拘捕令中,以涉嫌行使虚假公文为由,怀疑曹国是伪造实习证明书的主要人物,有关郑敬心毁灭证据的嫌疑,也怀疑曹国是协助或参与的共犯。

问:韩检方二次传唤曹国,他采取应对的措施是什么?
中新网11月21日电,据韩媒报道,韩国检方21日对韩国前法务部长官曹国进行第二次传唤调查,这距离检方对其的首次传唤仅过去一周。

图片 1

韩国法律规定:嫌疑人有保持沉默的权利,沉默是“金”啊,所以现在曹国唯一能采取的应对措施,就是徐庶进曹营——一言不发。事实上,曹国确实无话可说!自己的妻子犯罪证据基本确凿,已在20多天前被正式逮捕,现在已在拘留所里吃泡菜。不管曹国如何回答检方的调查审问,都是苍白无力的——把自己和妻子的行为摘干净?能摘得干净吗?谁信啊?恐怕连他自己都不会相信。与其越描越黑,还不如三缄其口!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